茶十二

vv白月光!v黑请绕道!
嗑wl及衍生尤其是真人的,请绕道!
最近神隐,归期不定

不喜欢巍巍的拜托拜托请不要来看我的文,算我求你的!

我在别人的文底下看见熟悉的id在骂巍巍,心里感觉想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对于剧版巍巍前后逻辑不通的做法我也发表过自己的想法,你觉得不对可以取关。

你做巍黑,我们不能做朋友,网友也不行,隔着屏幕我都想把你头打歪。


我最最最最最可爱一点也不糊的生生崽崽~生日快乐鸭(⑉°з°)-♡

过生日要吃两个爹爹买的生日蛋糕还有沈老师亲自做的生煎哦(´-ω-`)

妈妈爱你啾啾啾~


【迟勤】债(三)

生活终于对我这只小猫咪下手了(=゚Д゚=)

第三遍,走评论┐(‘~`;)┌

点不开的,wb指路:一只茶十二

_(:3」∠❀)_

我,又想开新坑了(ಥ_ಥ)

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

如果我要构建一个新的国家,是一个帝国类型的,那么它的最高领导人叫什么……领导人的左右手叫什么……军事负责人叫什么……等等等等……

我怎么一个都不知道_§:з)))」∠)_


你们会不会选择一个城市好,工作单位好,但是离家很远没有人脉基础的工作呢?


预备役社畜茫然了_§:з)))」∠)_

你们有什么想法跟我交流一下吧_§:з)))」∠)_

看我看我看看我(/ω\)!


【巍面】我的恋爱脑哥哥(五)

送给楼六五 @五六樓


谨以此文……


理直气壮的催更!


……………………………………


五、


        刚才的打斗对于一栋普通的住宅楼来说,声音的确是有些大了,沈巍还没来得及回答夜尊的话,敲门声就急促的响了起来。

        “沈巍!沈巍!你在里面吗!”

        夜尊觉得自己的右眼皮跳了一下。

        “你,你不说话我可就进来了!”一大串钥匙声稀里哗啦的响起来,几秒钟后,大门开了。

        是罗浮生。

        罗浮生有沈巍家里的钥匙。

        很好。

        夜尊摁住突突直跳的右眼皮,把另一只手从沈巍手里抽了出来。

        “罗处长到的很及时。”夜尊一脸揶揄的看着沈巍,“我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

        本该红着脸磕磕巴巴地解释的沈巍,一把将夜尊拽进怀里皱着眉头道,“哪儿都不许去!”

        调戏失败,夜尊自己闹了个大红脸,憋足了劲哼哧哼哧往外拱,奈何沈巍的两条手臂简直是铁做的,怎么挣扎都是纹丝不动。

        说好的双生呢!怎么能差这么多!

        刚才甩刀的时候怎么没想着给自己留点黑能量呢……

        唉,还是太年轻。

        一万零三十岁的小年轻被沈巍拎小鸡崽一样的从地上捞起来,结结实实的搂在怀里走出房门。


        “哎,沈巍,你在……嘶……”罗浮生倒吸了一口冷气,“夜尊!沈巍你……他……”

        “罗处长,不好意思,刚才跟面面打闹的声音大了一些,吵到你了?”

        “面……沈教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前不久刚从天柱逃离的海星特级通缉犯夜尊吧。”罗浮生冷着脸将手放在大腿处,那里放着一把专打地星人的黑能量枪。

        “也是我的双生弟弟,沈夜。”沈巍将夜尊护在身后,眼神变得危险。

        “他可不止是您的弟弟了。”罗浮生弓起腰进入战斗状态,神经紧绷,“海星有多少人死在他手里,海星鉴又遭受了多大的损失,这您应该比我清楚。”

        沈巍垂下眼沉默了片刻。

        夜尊和他的手下所做的事,他确实比罗浮生更加清楚,每次海星鉴下发的文件,几十页纸张印着密密麻麻的字,都是他替罗浮生看的。

        “这些事都是因我而起,这是夜尊的罪过,更是我的罪过。罗处长不必如此紧张,有我在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不如你放下枪,我们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


        “议和?!”罗浮生一激动喊破了音,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夜尊,就这人形都维持不了就出来挑衅特调处,宣称要做海星地星主宰的大魔头,要跟海星议和??

        夜尊一脸揶揄的回瞪这个没见过世面还拿着沈巍家里钥匙的罗处,凹出一个霸气的坐姿,“别这么激动,议和这事是沈巍想的,我还没同意呢,再说,能不能议和我还得看你们的表现。”

        “所以说你以后也许会继续作恶?那我还不如现在就……”罗浮生闻言又要站起来,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罗处长,我认为这件事还是和平解决比较好,怨气宜疏不宜结,您觉得呢?”沈巍抓住夜尊的手,捏了捏他手心的软肉,“您方便的话,也欢迎来这里监督检查。”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罗浮生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只有沈巍才能压制住这个大号不定时炸弹,现在沈巍要站在夜尊这边,别说海星鉴,整个海星都放不出个有用的屁来。

        “得了得了,凭咱俩的交情,这件事好商量。”罗浮生挠挠自己的后脑勺,站起身往门口走,“你也别您啊您的,我听着别扭。”

        “说好了啊,我可是要来检查的!”

        “随时欢迎。”沈巍拉着夜尊起身,把罗浮生送出门,夜尊的眼睛黏在罗浮生那一大串稀里哗啦的钥匙上,心里又开始叽叽歪歪的嘟囔。

        住的近不说,还能拿到对门的钥匙……

        说不定沈巍也有罗浮生家的钥匙……

        这还住什么对门啊,墙打通了住一起得了!

        呸!

        臭沈巍!

        臭罗浮生!


        送走了麻烦精,夜尊只觉得累的厉害,本想着趁机坑沈巍点黑能量来,还没来得及装晕就被沈巍摁在了沙发上,被盯得浑身发毛。

        “你,你干什么!”

        “面面,现在海星鉴为了对付你们,已经成立了特工组和黑能量实验室,现在又有圣器在手,他们的实力不容小觑。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现在到底在计划什么,又做了些什么,能不能……能不能停下来?”

        这又是一个陷阱吗?

        夜尊抽回被握住的手。

        “我凭什么告诉你……”夜尊垂下眼看着脚尖,“我们什么都没做。”

        “你想知道就好好讨好我,我开心了,说不定就告诉你了。”

        “瞎说什么。”沈巍捏捏闹别扭小孩的脸,“哥哥对你好是应该的。我只是怕落到被动的境地,海星鉴是不会给我们机会谈判的。”

        到时候一场血战怕是免不了的。

        “没关系,总会有办法的。”沈巍轻轻将小孩搂进怀里,“面面今天很累了,哥哥带你去休息。”

       

-


        当夜尊睡眼惺忪的挂着大一号的睡衣走进餐厅时,罗浮生已经吃的满嘴泛油光了。

        “让你来你还真来。”

        “那当然。”罗浮生摊摊手,“为了海星和地星的和平,我一定要好好监督你们。”

        “监督就好好监督,下回吃饱了再来。”夜尊撇撇嘴,蹭饭说的这么好听。

        “面面,睡醒了?”沈巍举着满是面粉的手从厨房里走出来,腰上还系着一条围裙。

        “嗯……为什么要做这个?”

        “浮生说生煎好吃,一定要让你尝尝。”

        昨天还是罗处,今天就叫浮生了。

        夜尊咬咬后槽牙,挤出一句“我不爱吃”。

        罗浮生表示夜尊这个态度非常的不对,并准备向夜尊详细阐述生煎好吃的120个理由。

        “罗处长,我记得你八点好像要去海星鉴一趟?”

        “呃……你不说我都忘了。”罗浮生按下话头抬手瞥了一眼手表,“嘶……那我就先走了昂,从海星鉴回来咱们还得开个会别忘了啊!”

        “嗯。”

        “面面,过来吃早饭。”

        “我不要!”夜尊憋了一肚子的无名火,气哄哄的钻回卧室。


-


        再次醒来的时候肚子已经抗议很久了,夜尊摸着扁扁的肚子,想起放在桌子上油光锃亮的生煎。

        “说是给我做的……哼……我看就是给罗浮生做的……”至于吃不吃的问题……

        咕……

        不吃!没得商量!我堂堂鬼王不要面子的?

        吱……

        卧室门被轻轻打开,一股浓郁的饭香争前恐后的飘进夜尊的鼻子里。

        咕……

        “呵呵……看来有只小馋猫肚子饿了。”

        “……”

        “我想了想,早上吃生煎确实有些油腻了,所以给你做了虾仁小馄饨。”沈巍把飘满了小馄饨的碗放在床头柜上,伸手揉了揉夜尊的头发,“专门给你做的,没有别人的份。”

        床上气鼓鼓的一团腾地一下坐起来,看到小馄饨旁边的一小盘生煎时,一记眼刀甩了过来。

        “生煎也是专门为你做的。”

        “罗处长一个大龄单身汉,饭都不会做,开了两次火炸了三个锅,这次要不是沾了面面的光,肯定又要饿着了。”

        “下次让他看着我吃,饿死他!”

        “好。”沈巍捏捏面团子的脸,“那面面现在要吃早饭了吗?”

        “……嗯……看在你这么殷勤的份上……我就吃一点好了……”

       


【巍面】我的恋爱脑哥哥(四)

好了,现在的走向大概是书版和剧版的混合体,我放弃挣扎了,因为两个版本我记得都不是很清楚了。


写框架半小时,补框架一整天,我太难了。


⚠️有昆仑出没,不是罗浮生的前身也不是赵yl的前身(这篇文里也没有赵yl……),就让他好好的在一万年前寿终正寝,烟消云散吧。


…………………………………………

       


        夜尊差一点就要点头了,如果他没想起烛九给沈巍下了药的话。

        如果沈巍没中招,这一切的解释都是怀柔政策的一部分,要不费一兵一卒的用“亲情”圈住他,让他放弃抵抗。

       如果沈巍中了招,一个思维混乱的人,他的话可信度能有多高?说不定刚才的话都是沈巍缓解负罪感的臆想。

       夜尊心里一阵抽痛,他多希望沈巍说的都是真的,这样他就可以原谅沈巍了。

       漫长又煎熬的一万年,在这个人面前什么都不是。

       如果他是沈巍,大概会想到一句话——爱之深,恨之切。

        


  

        “刚才大人还说要放我走,怎么现在就不作数了?”

        夜尊晃了一下眼,竟然感觉沈巍眼里的光蓦地一下熄灭了。

        “……作数……作数的……”

        沈巍犹豫着抬起手臂,缓缓的撤下了房间外的重重屏障,面前的人不等自己反应过来便被黑雾裹挟着消失的无影无踪。

        “面……”

        张开的手掌落了空,那人连一根银发都吝啬于留下。

        “面面……你是不是……不会回来了……”


-


        清晨的阳光是最好的,空气里氤氲着水汽,是体质阴凉的鬼王最受用的环境,可今天不知为何,夜尊竟觉得阳光有些毒辣,晒得他坐不住。

        身体里的黑能量恢复了七成,如今他也不是特调处手底下待宰的羔羊了。


       想去试探一下沈巍。


       夜尊被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转而又拿最擅长的技能安慰自己,天天在这里晒太阳总归不是长久之计,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谁知道下次沈巍又搞出什么新计谋来,不提前弄清楚,最后被耍团团转的不还是他?

       保险起见夜尊还是吩咐烛九去给他找隐藏气息的药,为了等药硬生生的在树下转了一下午的圈。


       烛九的心思除了研究怎么暗杀特调处的“老贼”们以外便都用来研究夜尊的心思和战术了,如今他却有些不明白夜尊的行为。

       刚刚才从黑袍使手底下逃出来便又要钻回陷阱里去,难道沈巍也给夜尊下了药?

       手里的瓷瓶被握的覆上了一层粘腻的汗,烛九随意的拿手心在衣服上蹭了蹭,继续蹲在树下观察夜尊。

        夜尊显然是被什么事情占了心思,竟丝毫未察觉到他的存在,只是焦躁的围着一棵树无目的的打着转。

        异常,其他的却什么都看不出。

        烛九抬头看了看午后正好的阳光,瞬移到了夜尊面前。

        “老板。”

        “药呢!”

        烛九抬手将瓷瓶递到夜尊眼前,又迅速地撤回了手。

        “老板,以您现在的能量恢复情况,实在不该冒如此大的风险,不如让烛九代劳,只要有光的地方,黑袍就抓不住我。”

        “我的情况我自己有数,我还有重要任务交给你,你去做,把药给我。”

        “……是。”烛九不甘心的将药递了过去,低头等着夜尊交代“重要任务”,再抬头时,眼前已空无一人。


…………………


        天黑了。

        大不敬之地从前没有阳光,幽畜遍布在那里的每一个角落,弑杀一切生灵,各个种族间相互挑衅,争夺,厮杀,示威时高昂的吼叫声和战败者被分尸的惨叫声混杂在一起,在小鬼王的洞口处飘荡,回响。

        洞中的两个孩子就是这样一群生物的王。

        嵬从前总是喜欢坐在洞口抬头看,那一片天空像是被戳破的蛋壳,透过破洞的裂缝能看到几点微弱的星光。夜尊不懂得几个亮点点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哥哥喜欢,他就倚在哥哥的肩膀上,跟他一起看。

        夜尊的身体总是不好,瘦削的脸蛋泛着不健康的白,闻见幽畜供上来的带着血腥气的食物就会吐的一塌糊涂,然后在嵬的搀扶下挣扎着爬起来把生肉吃下去续命。

        嵬第一次能召唤黑能量时,一脸严肃的问他愿不愿意跟他离开这个地方,去人类的世界。

        人类是什么东西他并不懂,他只知道跟着哥哥就好了。

        于是他点头,小小的手掌摊开,抓住嵬的手腕。

        “哥哥去哪,我就去哪。”


…………………………………


        “哥哥在哪,面面就在哪。”


        沈巍坐在两个人睡过的床上看着窗外,月光下的身影看起来有些单薄。

        他伸手聚起小小的一团黑能量,黑雾笼罩下闪烁的亮点像极了万年前他所仰望的星空。

        “沈巍啊,面面不会回来了。”

        “他等了你一万年……”

        “一万年的恨意,怎么会轻易地消散呢……”

        挺直的背慢慢蜷起来,突出的蝴蝶骨将衣服支起,像是要刺破他的皮肤。

       

        在清冷的月光照不到的地方,夜尊隐在黑暗里,看着眼前脆弱的人。

        夜尊,别心软,他在演戏,他在骗你!

        夜尊,他早就不是你心里的那个人了!

        他不是嵬,他是沈巍!

        一泼冷水从头浇到脚,夜尊突然清醒过来,他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思忖着该去哪里找沈巍和特调处算计他的证据。


        “昆仑,我把弟弟弄丢了。”

        昆仑。

        夜尊的手不受控制的抖起来。

        他早就该想到!他怎么忘了那个人!那个在沈巍心里永远比他重要的人,就算魂飞魄散了一万年也被沈巍放在心尖上的人!

        杀了他。

        有个声音从心里冒出来。

        如果这个人不属于自己,那就让他死,死在自己的怀里。

        夜尊猩红着眼拍出一道黑气,床上的人身体一侧躲过攻击,一把长刀瞬间抵在了夜尊的脖子上。


        杀了他,让他死在自己的怀里。

        或者被他杀死,让自己死在他的怀里。


        “面面?”凌厉的杀气瞬间消散,长刀收起,沈巍将他拽进自己的怀里。

        “你做什么!”

        夜尊幻出一把匕首,虚悬在沈巍后心处。

        “让我抱抱你……就一下。”

        沈巍把脸埋进夜尊的肩窝,一只手顺着夜尊突出的脊骨摩挲着。

        夜尊等着沈巍开口诱他入陷阱,却在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抚摸中混乱了思绪。

       “黑袍你到底!”

       环住他的双臂突然松开,沈巍瞬间出现在房间的另一角上。

       “你走吧。”

       夜尊努力的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什么阴谋诡计来,心脏却像是被揪了一把——沈巍不留他了。

       怀柔战术失效了,被放弃了,他连最后一点虚假的关心都得不到了。

       夜尊看不起这样患得患失的自己,没出息的红了眼眶。

       “你在做戏!沈巍!你又在做戏!你把我抓回来,用黑能量困住我,对我的所作所为只字不提,虚情假意的要做我的好哥哥!现在又要随我走!欲擒故纵!

       你联合特调处,拿这些戏码来耍我!玩我!我告诉你沈巍!什么臭哥哥我不稀罕!我一万年前就不需要了!别跟我玩什么兄弟情深的戏码!要杀要剐你放马过来!别玩阴的!

        把你的共工长刀拿出来!今天我就跟你决一死战!”

        夜尊不留余地的全力攻击,招招阴狠致命,沈巍却是游刃有余的左右躲闪,被逼到墙角处便瞬移到另一侧。

        悬殊的实力和沈巍的轻视让夜尊气血上涌,逼出全部的黑能量凝成一把长刀。

        “面面!停下!”

        “我要你死!!”

        长刀掷出,擦着沈巍的肩膀飞过,打破了沈巍身后的窗户,破碎的玻璃在落地前化成气雾消失在空气中。

        “呃……”

        黑能量过度透支,夜尊呕出一口鲜血。

        “面面!”

        “滚开!”夜尊打开沈巍伸过来的手,暴怒后心底只剩一片苍凉。

        昆仑,罗浮生,特调处,海星人,地星人……那些沙粒芥子把沈巍的心填的满满当当的,竟没有给他一点点的落脚之地。

        一缕黑能量在他的头顶盘旋着,试探了几下后缓缓钻入他的体内。

        “别做这种无用之事,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面面,你看着我。我不会死,你也不会,你的所有怨气,恨意,都是我的过错,过去的一万年我无论怎样懊悔都无法再弥补,我只希望现在你给我一个机会,照顾你。”

        “收起你那套假惺惺的作派来,我是不会当真的。”

        “面面,你看着我。”

        沈巍的眸子温柔清亮,像一汪不见底的深潭。夜尊痴痴的看着沈巍眼中自己的影子,下一秒便要中了这魔咒一头扎进食人的湍流中。

       “回来吧。”

       夜尊突然就在心里放弃抵抗了。

       沈巍的关心,照顾,他所给的一切的温暖,就算这是假的,他也想拥有。

       他已经在漫长的岁月里忍受了太多的孤寂无助,他太需要温暖了。

       就算会被灼伤也要义无反顾的扑向火焰,就算是尸体的灰烬也要沾满光亮,盈满热意,那便是追光者的宿命。

       被握紧的手没有再逃离。


      “沈巍,这次,我只求你骗我骗得久一些。”

        


【邓林。


        一袭青衣单手撑着头在湖边假寐。

        小鬼王静悄悄的走过去,伸手抓住那人的袖子。

        “昆仑。”

        “嗯?”

        “我要走啦……离开大不敬之地,带弟弟去人界,去找亚兽族。

        他们有那么多的灵丹妙药,一定会把弟弟的病治好的。”

        昆仑睁开眼睛,静静的看着小鬼王干净的双眸。

        他看透了那么多人鬼神的过去和未来,却不能改变任何一个人的命运。

        但他可以给这个小鬼一个小小的礼物。

        于是昆仑点头,手指在小鬼王额头处注入一缕神力。

        “它会保护你的。”

        后来,那一缕神力在悬崖下护住了嵬的性命,在他的脑后留下了一道扭曲的疤痕。】


我非常讨厌zh编剧魔改剧情后把巍巍塑造成了一个脑回路奇特的冷血哥哥,沈巍冷静克制,不代表他没有感情,原著里的沈巍就没有这样的问题,所以在巍面关系上,巍巍逻辑不通的做法是编剧的锅,我不准巍巍替nc编剧背锅!

所以义愤填膺指责沈巍的人好好想想,为了这么鬼畜的魔改剧版zh把沈巍骂的狗血喷头,给他扣上无数的罪名究竟有没有必要。

我一直没有写巍面也是因为巍巍是我的白月光,我忍受不了有一部分巍面读者受狗屁不通的剧情影响,一大段一大段的发文字去谴责沈巍,情绪激动处还要飙一些什么“去死”这样恶毒的话。

我的巍巍不能受这样的委屈。

虽然我就是个渣渣写手,看我文的也不多,但是希望大家可以和平交流,不要带着情绪以谴责的口吻去评价沈巍,我的沈巍不渣,不冷血,很正常,承受了很多,背负了很多,v黑拜托你绕道,激情ru骂的我会直接拉黑。

谢谢合作。

love and peace

我永远爱沈巍。


【巍面】我的恋爱脑哥哥(三)

不用你们张嘴,我自己喊!

奶奶你关注的写手更新啦!


填zh编剧留下的远古巨坑真的是个体力+脑力活,我为什么要受这种罪!


日常问候剧版zh编剧


一个大大的微笑.jpg


………………………………………………

      

三、

        坊间传闻黑袍使沉睡了万年后苏醒其实是不准确的,在被巨大地缝吞噬后的第九千年,他便醒了。

        一个身着黑袍,戴着兜帽的少年从天柱旁的土地中伸出一只手,费力的从地里爬出,吓坏了镇守天柱的护卫,摄政官闻讯赶来,只见一面容清秀的人茫然的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摄政官好歹也是活了五千年的老人精,什么故事都听过了,什么怪事也见过了,这天柱既然有一个被镇压了九千年的“恶人”,那么天柱旁有一个沉睡九千年的“好人”也说的通了。

        九千年的时间,一个为了掩饰恐惧而时常带面具的少年在人们的口耳相传中被神化,黑袍使成为镇压邪祟的正义象征,地星人心中仰慕的至高无上的战神。

        得知少年真实身份的摄政官还是被惊的一时说不出话,他无法将战神与面前这个懵懂的少年结合起来,而少年也因近万年的封印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

        重新出世的第一个百年里,少年完全依赖摄政官和他的部下生存,被掩埋了多年的身体太过虚弱,时时刻刻需要人照顾,后来的学习也要从最基础的穿衣学起,一点一点的接受这个与残存的记忆中完全不同的世界。

        少年的学习能力很强,一百年后已经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第二个一百年,他开始学习文字,接触书籍,通读一切关于地星情况的记载,同时他开始处理地君殿内一些简单的公务,同所有人一样拿着资料在昏暗的走廊里来回穿梭。

        第三个一百年,他穿着最普通的衣服,游走于地星人之间,靠自己的感知去感受真正的地星,在与地星人的接触中,一个不同于书籍记载和摄政官描述的地星正在他脑中逐渐构建出框架,生长出血肉,成为有呼吸有心跳的生命体。

        与此同时,他第一次对摄政官的权威产生了怀疑。

        那个悉心照料他饮食起居,引领他学习进步的人,似乎有意遮住了他的眼睛,在他的脑海中植入了扭曲的理念,想将他培养成一个万人敬仰的,傀儡。

        那个慈祥大度的摄政官,在地星人口中,却是一个气量狭小,嫉才妒能,手段残忍,在地星一手遮天的人。

        于是他开始收敛自己的锋芒,对摄政官唯命是从,只有在无人的黑夜悄悄潜入地星殿的“禁书室”,凭借自己优异的异能学习战斗技能。

        第五个一百年,他遇到了一场暴乱,忍无可忍的地星人要攻入地君殿,将摄政官碎尸万段。那老头儿一身的老骨头,怎么经得起如此攻击,只得龟缩在地君殿,将手下的心腹全部派出去抵挡起义军。

        摄政官抓着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跌坐在台阶上,用沧桑的嗓音诉说自己的委屈,无奈,被世人误解的心酸,少年恭敬的站在一旁,在摄政官说话的空挡里微微点头,说到动情处他便抬起微红的眼睛,同情的看着摄政官。

        起义军终于还是攻到了大门口,最后一道防线脆弱不堪。

        摄政官看向他的救命稻草。

        少年等到了摄政官情绪崩溃的临界点,轻轻启唇,“起义军若是知道您花了几百年的时间,悉心照料栽培了黑袍使,想必定会理解您的苦衷,只是……”

        “如今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黑袍使,定要像他们从前听到,想象到的那般威风堂堂不可战胜,才能让他们信服。”

        少年直面摄政官戒备狐疑的眼神,微微颔首。

        那门外的声音越发的近了,诛杀反贼的口号震耳欲聋,老狐狸思忖片刻,还是颤颤巍巍的走向地君殿后无人可以靠近的密室,取出了尘封近万年的共工长刀。

        那刀似乎感受到主人的呼应,在摄政官手中微微抖动,待少年伸出右手,便迫不及待的飞入主人掌中。

        自此黑袍使重出于世,结束了摄政官一手遮天的时代,成为地君之下的第一人。

        后来的几百年,黑袍使逐渐重建与海星间的联系,后以大学教授沈巍的身份长居于海星。


-


        “说了这么半天,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沈巍没说话,拉着夜尊坐到沙发上,自己蹲下来双手放在夜尊腿上望他,“那一千年里,有五百年我自顾不暇,没有机会寻回记忆,但我心中始终觉得有一个漏着风的洞,怎么也填补不上。

        我总觉得一个人太过孤独,身边应该有一个人陪着我,可我始终记不起来是谁,后来我在海星遇到了亚兽族,我向他们讨教到了一些寻回记忆的方法,还有一些灵药,我才模糊的记起我有一个弟弟。

        可他如今去哪里了,过的如何,我却想不起来。花族长老告诉我,越是接近记忆受损节点的记忆越是难以恢复,我想也许是那场我记不起来的灾难让我们失去了联系。”

        沈巍细细摩挲着夜尊骨节分明的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天柱,是我苏醒的地方,但这一万年里我去那里的次数屈指可数,开始是我行动不便,后来摄政官忌惮我,我的身后总是会有几双眼睛盯着,我不便去摄政官忌讳的地方。这几百年来,我只是偶尔听说天柱有异动,却还是没有合适的理由去那里。

        只有那次,有人喊着欲得光明先尊黑夜的口号,在闹市区自爆,地星人死伤惨重,我气急,这才冲到天柱去找你,威胁你。”

        “那次明明不是我……”

        “我后来调查清楚了,那是一波想去海星的人,想制造混乱趁我不在偷渡上去。

        面面……当时我,我不知道天柱镇压之人是谁,我知道世人若想将英雄神化,必先将反派妖魔化,可我想,那人总归是犯了错的,加上那次的爆炸……”

        “你可知道……我盼了一万年的人出现时,我有多开心……”夜尊把头埋进胸口,不想叫沈巍看见他的表情,“可是你说,叫我认清现实,乖乖呆在天柱里不要再作恶,更不要妄想逃出天柱……”

        “面面,我……”沈巍感受到握在手里的手指变得冰凉,微微的颤抖着。

        “我等了你一万年,不,不止一万年,还有那贼酋奴役我的那些年,我一直在等你,我不停告诉自己你有苦衷,你没有抛弃我,我看到你穿着万年前的黑袍,成为万人敬仰的战神,可你告诉我,要我认清现实……

        现实是什么……是我的亲哥哥踩着我登上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是我已经变成妖魔受人类唾弃要永远的被镇压在天柱里?还是就算过了一万年,我的亲哥哥还是不要我?沈巍你告诉我,你到底要我认清什么!”

       沈巍倏地起身将夜尊紧紧的箍在怀里,怀里的人挣扎着,前言不搭后语的怒骂他,挣动了一会便泄了气,揪着沈巍的衬衣嚎啕大哭。

       沈巍的心被绞的难受,知道如今他说什么也没用,只能又紧了紧双臂,右手在夜尊的背上轻轻的拍。

       委屈的小家伙哭了很长时间,终于从嚎啕大哭变成止不住的抽噎,费了吃奶的劲从沈巍怀里挣出来,“我没说…嗝…我会相信你,我只…嗝…只是听听你的说法而已……嗝……”

        “好,那面面还想听什么,我都说给你听。”沈巍抽出两张抽纸,温柔的给小花猫擦眼泪,擦了两下纸就被夺走拿去粗暴的擤了鼻涕。

        “嗝……你,你说,我们从大不敬之地出来后,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我何时……?我没有不要你,面面,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抛弃你。那天我背着你上山,你咳的厉害,我便将你放在树下,想给你找些草药回来。那座荒山上实在找不出几株药草,我只能先摘几个野果回来。

        等我到那棵树附近时,看见一个男人带着一队人站在树下,想要抱走你,我上前阻止那贼酋,被他扔到了悬崖下,等我再爬上去的时候,你已经不见了。”

        沈巍被夜尊怀疑的眼神刺得心慌,只得抓起夜尊的手向自己的脑后探去。那只手迟疑着,开始挣扎,又被他牢牢钳住,覆在自己的后脑勺上。

        “你……”手指下的皮肤凹凸不平,弯曲不规则的软肉从脖子一直蔓延至快到头顶的位置。

        那是一道长长的伤疤,因为愈合不及时而留下了丑陋狰狞的痕迹。

        “面面,是哥哥的错,哥哥没能护住你。我不能要求你原谅我,只是我已经迟到了一万年,我不想再继续拖延下去,我现在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留在我身边,好吗?”

       

       

       

………………………………………

有什么逻辑错误大家可以留评论里,我考虑一下怎么改……

_§:з)))」∠)_


我刚才……发呆的时候……瞥到了我保温杯上的字母……觉得有点眼熟……然后一拼……膳魔师的……这杯子是我妈给我买纽崔莱的时候送的,丑不拉叽的,我拿着用了半年多了……然后我上浏览器上一搜……居然是真的……所以说,在我拿着手机感叹买不起膳魔师的时候我的手里已经有一个了???啊???

我今天不跟龙哥🔒起来都对不起我的保温杯!!!🔒了!钥匙我生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