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十二

vv白月光!v黑请绕道!
豆雪真的好上头٩( 'ω' )و
最近神隐,归期不定

【豆雪/16:00】我是你相公

小豆子生日快乐鸭!!!

妈妈爱你~啾啾啾~


…………………………………


冯豆子是一个小神仙。

简单的来说。

当然按他自己的说法,这个身份简直是个耻辱。

因为他的天赋是,厨艺。


-


“这就是天意!豆子,你注定是要继承咱家的事业的。”

“什么天意地意的,爹您这说的就不对了,这是万恶的遗传定律!先天的我干不过,后天的那还得是我自己说了算!我才不要当什么厨神,我要去学功夫,当武神!”

“你这兔崽子!厨神和武神是一样的!这全天下只有一个,怎么还让你分出三六九等来啦?”

“是只有一个!你瞅瞅那武神,法器是黑刀,文神的法器好歹也是支毛笔,厨神的法器是啥?是围裙!你让我系着围裙去参加诸神盛典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有骨气的冯豆子昂头挺胸,两条腿倒腾得快出残影的跑出家门,后面跟着扬起拐杖要揍人的老冯头儿。

跑出家门的冯豆子斗志昂扬,要去参加前任武神的群英盛会,一拍口袋才想起来忘了先从老头子那里骗点盘缠。

没有钱,神仙也没办法。


-


“姐,我觉得我,长大了。”冯豆子咧出一排雪白的牙,乖巧的看着冯大米。

“嗯,长大了就好好学厨艺,继承冯家的衣钵。”

“姐,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是有自己的想法的,锅碗瓢盆那一套不适合我,当武神多威风啊,你弟弟我现在万事俱备,只差盘缠了!”

“哟,小武神,挺有想法的?”

“嗯!”

“长大了,能自己做主了?”

“嗯嗯!”

“要为自己的梦想奋斗了?”

“嗯嗯嗯!”

“那你自己挣盘缠去吧。”

“嗯嗯……嗯?”

生活不易,神仙叹气。


-


没有盘缠的小神仙背着自己的小包袱,面容扭曲的走进一家豪华酒馆,翘着二郎腿把胳膊上发光印记一亮,等着小二过来讨好自己。

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姗姗来迟的小二冲着冯豆子欠了欠身,“客官,非常欢迎您来小店歇脚,只是现在客人太多了,您一个人占了个四人桌又不点菜实在是……”

有天赋的冯豆子从凳子上蹦起来,把小臂上的印记怼到小二脸上,“你好好看看!我是来这里做大厨的!”

小二退的远了些,又鞠了个更大的躬,“实不相瞒客官,途径小店去神都参加各大盛会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后厨都挤不开了,就连……带着高级武印的人在后厨也只能帮着切菜了。”

高级……武印?

冯豆子摸着自己卡在中级和高级中间不上不下的印记,心虚的咽了口口水。

出师未捷身……不对,盘缠先死,天要亡我!

“其实,您要是实在想来,也不是没有办法,喏。”

冯豆子顺着小二的手看过去,远处小桌上刚落座了一位客人,穿着普通的练武服,红发带束着高马尾,正低头放刀,教人看不清模样。

“这是我家少主人,从小夫人管的严,我都没见少主人笑过,吃饭也是一日三餐每天都一个样。这不快到武神盛会了,夫人才着了急,怕少主人天天吃那些东西体力跟不上,偏偏少主人也是个犟脾气的,上来的菜多做的一点都不肯吃,你要是能让少主人吃了你做的新菜,马上给你升成主厨。”

“得嘞,您就看着吧!”

冯豆子拍拍屁股上不存在的灰,颠颠儿的往少主人的桌前走,词还没酝酿完抬眼对上了桌上人的目光。

嘶……

好一个冷艳的绝世美人儿……

啊呸!美男子……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人已经走到了桌前,脑袋里一个字都没想好,冯豆子冲着美人儿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空手做了个甩布的动作,张口就是“客官,您来点儿什么?”说完冯豆子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咬下来。

“跟以前一样。”小公子顿了一下,又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冯豆子,“一碗阳春面,别的不要。”

冯豆子脑子里的面粉和水跟着小鸡啄米似的脑袋被混合的相当均匀,转身走回去一字不差的把小公子说的话对着小二又说了一遍。

“客官……您这是要……抢我的活?”

冯豆子的头点到一半又使劲的往两边晃了晃。

“您行行好,给我找个什么活都行,我一定要留下来!”


-


月上梢头,酒馆打了烊,两个黑影从后门探头探脑的出现,手里拎着几个酒罐子。

“嗨!要我说就是夫人想不开,这长江后浪推前浪,白天羽被后生打败那是多正常的事情!何必天天夜叉一样盯着少爷练武?你看我们少爷多俊俏的少年郎啊,让夫人教成现在这个样子!”

“是啊……好俊俏啊……”

“我在这酒馆呆的时候可不短了,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少爷,从一个害羞可爱的年画娃娃,长成了现在这样冷漠克制的大号木偶,造孽啊!”

“是啊……好可爱啊……”

“喂!冯豆子!冯豆子!”小二顺着冯豆子呆滞的眼神往外看,窗外一片黑不隆冬,“这酒量也是绝了……”

“别发懵了,看在咱俩这么有缘的份上,我跟你说点正事儿!”

“是啊……好有缘啊……”

小二白眼翻上天,伸手拍了拍冯豆子的小肉脸,“你知道,怎么才能留在我们酒馆吗?”

“是啊……好……嗯?不是要让你家少爷吃饭才行吗……”

“那你知道,怎么才能让我家少爷吃你做的饭吗?”

“不……不知道啊……”

“来来来,你,你问我。”

“啊?”

“你问我啊!”小二正了正身子,露出期待的表情。

“那个……怎么能让你家少爷吃我做的饭啊?”

“嗨!那你算是问对人了!”小二眼露精光,猛地一拍桌子,把冯豆子吓得不轻。

“咱家少爷啊,从小饮食清淡,不过那都是夫人吩咐好的,以前那些做菜的都把菜往清淡里做,那怎么入的了少爷法眼?”

“其实我也是偶然碰上了,才知道原来少爷啊,嗜辣。”

“嗜辣?”冯豆子眼前净是傅红雪那张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脸还有那碗素的令人发慌的阳春面。

“对!就这!”小二两根指头弹了弹冯豆子送给他的冯氏秘制辣椒酱的罐子,“少爷绝对喜欢!”


-


今日气氛有些奇怪。

傅红雪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里发生了或者即将发生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昨天空手甩布的绿发带穿着厨子的围裙在大厅里跑堂,脖子使劲伸长了往自己身边瞅,平时点菜的小二眼神飘忽不定,像是要把自己看出个洞来。

“一碗阳春面。”傅红雪垂下眼决定不理睬这些无聊的事情,盛会将至,他还要抓紧练功,把属于白家的武神之位夺回来。

“少爷,今天后厨来了新厨子,手艺非常了得。”

“嗯。”

“不如您……”

“一碗阳春面,不要别的。”

“哎!”

小二也不见失望,高兴的应了声就往后厨跑,后面跟着一个屁颠颠的冯豆子。

一柱香的时间面便上了桌,提神的鲜香味引得四周都伸长了脖子往傅红雪桌上看。

那碗“阳春面”上飘着薄薄的一层油花,青菜掩盖下,醒神的辣味直冲鼻腔。

傅红雪愣了一瞬,似乎在纠结这碗面是应该吃下肚还是扣在厨子的脑袋上。

在经历了漫长又漫长的一瞬后,傅红雪终于还是缓缓的提起了筷子……


“豆砸!成啦!!少爷说要留下你!”

“耶吼~!”戴着绿发带的傻子甩起了围裙,跟小二抱作一团,傅红雪压下翘起的嘴角,在响彻大厅的欢呼声中拿着黑刀去了练武场。


-


“我觉得吧,你应该告诉我你吃完这些东西有什么想法,我才好改进。”冯豆子托着腮直勾勾的盯着傅红雪,后者只管低头饮茶,带出一声轻轻的应答声。

“你每天都这么答应着,都一个月了,也不见你去找我。”冯豆子的小肉脸垮了下来,哀怨的看着面前岿然不动的人,只怕下一刻天塌下来傅红雪也要拿刀把天支起来,淡然的把这壶茶喝完。

傅红雪耳尖不明显的泛红,迷茫的眨了眨眼道,“听说你,过两天也要去群英盛会。”

“是啊是啊!而且我也是去武神那里的!我们一起去呀!”

“嗯。”

我好了,我又可以了,冯豆子想,今天答应我一起赶路,明天他就会答应做我娘子!


-


筵席定在出发的前一晚,白夫人难得露了笑脸,早早的回了屋好叫傅红雪也放松些。

喝的醉醺醺的冯豆子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把傅红雪拉到了后山上,手脚并用的爬上山坡,一下就卸了力跌进了傅红雪的怀里,哼哼唧唧的不肯挪窝。

沉默……是架在冯豆子脖子上的一把大黑刀……

然而,喝醉的冯豆子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了,伸出手就要推刀,反倒是傅红雪怕他被刀刃伤了手,自己怂兮兮的收了刀。

“傅红雪啊!”冯豆子冲着远处一声吼,“我完了……我算是栽在你手里了……”

“我活了十八年了,每一天,都在想我,嗝……我什么时候能当上武神,拿着那把弑神刀,威风凛凛的……

结果……结果,我才认识你一个月,我就开始想当厨子了……厨神,就那……那个破围裙……”

冯豆子撇着嘴拿手在空中瞎比划,比划了半天,又突然从傅红雪怀里挣出来,“你说,你成天抱着那把破刀干什么!你抱抱我不好吗?!”

冯豆子的手在傅红雪怀里扒拉了一阵,才发现黑刀被放在了地上,又歪歪斜斜的爬起来,把黑刀往外推,推完不放心又补了两脚,才乐颠颠的跑回来,再次摔进傅红雪的怀里。

“当厨神也不错……等我当了厨神,就开一家店,在门口给你摆个躺椅,你就在门口看着,长的顺眼的就放进来,不顺眼的就轰出去,嘿嘿嘿……”

“每天一到饭点,我就,就把人都轰走!”

“为何?”

“因为我家娘子要吃饭了呀~到了饭点,我就只给我家娘子做饭吃……”冯豆子两只爪子不老实的捏上傅红雪的脸,“我得把我家娘子养的白白胖胖的……”

“胡,胡说八道……你,谁是你娘子……”傅红雪惊的踉跄着向后退,被小醉鬼猛地扑上来压倒在地。

“嘿嘿嘿……相公也行……也行……”冯豆子的脸埋进傅红雪的胸口里,闷闷的嘟囔,“相公也行嘛……不挑……不挑……”

也许是风太凉吹昏了脑子,也许是酒太烈上了头,鬼使神差的,傅红雪开口叫了一声。

“娘子?”

“……嗯?你喊我?哎,相公,我在这儿呢!”

“你……你怎么……不,不是,不是喊你……没有……”

“你有!相公!相公!相公!!!”


第二天

“哎哟!嘶……小雪,我脸疼……我右脸怎么肿了?”

“昨天爬山摔的。”

“那为什么身上没伤?”

“脸着地。”

“咦?怎么还有巴掌印?”

“闭嘴!”

“哦……”


-


武神盛会到了最后一天,便是杀出重围的高手之间的最后一战。

冯豆子无心比赛,早早的划水被淘汰了,此刻正扒在台子边上,紧张兮兮的看着台上的傅红雪。

于万人中脱颖而出的两位高手,将各自在左手手腕系上一条极细的红绳,率先用武器将对方手腕上的红绳斩断者胜,可若是斩断红绳时造成的伤口渗了血,便算是没有胜出者,新一任武神将由原武神继续担任。

座上的连城璧皱着眉头看着台上的两人,一个吊儿郎当,一个苦大仇深。

“你们两个,争点气,这武神我可是当够了。”

傅红雪的功夫是稳扎稳打练出来的,每一刀都是刚劲有力,奈何小小红线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力道,若是失手伤了对方手腕与武神之位失之交臂实在可惜,傅红雪投鼠忌器,一时间竟被牵制住了。

反观对方行动灵活,在擂台上上窜下跳,不时甩出一片薄薄的飞刀,次次直攻傅红雪手腕。

僵持了一柱香的时间后,两人渐渐体力不支,傅红雪敏锐的观察到对方身形一晃,待他支出手臂稳定身形时一刀劈了过去,红线应声而落。

当!

铜锣敲响,比武结束。

对方双手抱拳,对着傅红雪行礼,动作做到一半,却突然僵住了。

鲜红的血液蜿蜒着从他的手腕处流下来,那人倒吸了一口气,抬手去看伤口。

见血了。

伤口见血,没有胜出者,武神之位将由原武神继续担任。

连城璧飞身上擂台亲自检查了一番,冲着台下人点了点头。

傅红雪脸色苍白,右手止不住的抖。

“放松点,傅红雪,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连城璧拍拍傅红雪的肩膀,“我希望你知道,你的人生里不止有练功,也不止有重振家族名声的任务,多看看你身边的人和景色,你才能明白,你究竟为何而活。”

傅红雪似懂非懂的眨眨眼,转头去看台下上窜下跳的身影,那人系着一条绿色的发带,正因为被拦着不让上台而跟人扭成一团。

“你现在已经开始懂了,不是吗?”

连城璧轻笑一声,离开了比武场。


傅红雪,看到你,就像看到从前被母亲押在祠堂上的自己,为了家族名声身不由己,所幸我终于遇到了自己的救赎,而你,似乎比我更幸运些。


-


“喂!前面的!傅兄!傅兄!”

冯豆子一脸无语的看着刚才在擂台上上窜下跳的家伙乐颠颠的跑过来,不问自答的自报家门。

“我叫叶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你们这是回边城?咱们顺道,一起啊!”

“不!你不顺道。”

叶开一脸茫然的看着突然窜出来站在两人中间的人,一脸信誓旦旦的表情,那一瞬间居然真的对自己顺不顺道产生了怀疑。

“我,我顺道啊……”

“你去边城?”

“是啊。”

“那我们等两天再回去。”

“……嘿嘿嘿这位兄台,不要这么凶嘛!大家台上是对手,台下就是朋友啦!我这第一次去边城,人生地不熟的,你们带我一个呗~”

傅红雪顿了一下,轻轻的应了一声,转身自顾自的赶路,留下身后冯豆子跟叶开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


“我早就知道你图谋不轨!”冯豆子气鼓鼓的看着一路跟到小雪家门口的人,什么顺路什么人生地不熟,分明就是有虎狼之心!

“哎,冯兄,别生气啊,我这次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叶开转身看了看傅红雪,“走吧傅兄,白夫人应该已经在等了。”

“嗯……豆子,你留在这里。”

“小雪……”

“听话。”

“哦……”

叶开一改从前吊儿郎当的模样,背着手一脸严肃的往里走,走到门口犹豫了一下,旋即认真的看向傅红雪,“傅兄,这些年你辛苦了。”

傅红雪不明所以,被突然的关心弄得手足无措,只得随便的应了一声,带着叶开进了家门。


-


“……那马空群觊觎武神之位已久,自然深知武神之子有多大的威胁性。夫人又在此时于荒野中诞下男婴,正是这厮偷龙转凤的好时机,奈何夫人产子之地实在偏僻,马空群没有找到女婴,只好退而求其次,在猎户家抱了一名气息奄奄的男婴,替换了夫人的亲生骨肉,谁知夫人以血喂子,竟将那孩子救了回来。”

“夫人的亲生骨肉便被马空群抛至深山老林,由他自生自灭,幸而四处游历的小李飞刀路过此地,叶开才算是捡了一条命回来。”

“不过那马空群也算是遭了报应,先是被仇家追杀断了双腿无缘盛会,这些年来也是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连上擂台的资格都没有,空有狼子野心,最后也只能郁郁而终。”

白夫人噙着泪听完叶开的讲述,拉过叶开的手细细摩挲,“这些年,你过得如何?你师傅他待你好吗?”

“自然是好的,师傅他很照顾我。”

“那就好……红雪,你来。”

白夫人拉过傅红雪冰凉的手,心疼的看着上面布满的伤痕,“是为娘错了,这些年拿光耀门楣的事压着你,日日夜夜的叫你练功,习武,让你为了娘的野心吃苦。”

“娘老了,也想开了,什么武神之位,也比不过晚年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以后开儿做哥哥,你做弟弟,我们三人好好的在边城生活,你跟开儿也争点气,早早的成亲生子,为娘就等着抱孙子了。”

一句成亲生子终于点破了傅红雪浑浑噩噩的脑子,那活蹦乱跳的绿发带又从脑海深处跳出来,占满了傅红雪的整个心脏。

【多看看你身边的人和景色,你才能明白,你究竟为何而活……】

【你已经开始懂了,不是吗……】

“娘,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在冯豆子绕着白府跑完第八圈后,终于在门口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红色。

“豆子,走吧。”

“去哪?”

“去找个地方,开酒馆。我就躺在门口,顺眼的放进来,不顺眼的赶出去。”

“等等……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

“为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告诉我告诉我呗~”

“因为……”

“我是你相公。”


…………………………


无奖竞答!

叶开认祖归宗后,该叫什么?

答:白开


认祖归宗后的叶开兴致勃勃的去练武场,发现自己连傅红雪的黑刀都拿不动,被冯豆子嘲笑,问,冯豆子会叫他什么?

答:白开水!


此时,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渣渣写手顶锅盖逃走……


…………………………

让我们隆重欢迎下一位太太~ @才不叫猪青青


看我的头像!

龙哥可爱的发芽了!

好可爱😭😭😭


给看文的小可爱们

最近太忙了,没空写文,其实有一些存稿,全都是一半一半的,没有时间没有心情去填坑,这大半个月其实基本神隐,还是觉得需要正式说一下,最近几个月都会处于非常非常低产的状态,归期不定,只能承诺会回来_§:з)))」∠)_

祝我考试顺利吧,考完试我就回来了٩( 'ω' )و


一起来修管道鸭😏😏😏


ZYL48成员生贺&水仙推文号:

亲爱的冯豆子:


你好!


第一次听说您,是听到了一个故事,关于修管道的。


第二次听说您,是看到了一件衣服,一件绿色的羽绒服外套。


第三次听说您,是知道到了一句话,内容是:您不觉得您有点叛逆吗?


总有人觉得,您似乎在zly48中没有太大的名气,也没有太高的热度,甚至还会有一些让人厌恶的借口。


但是,在我们看来,您是那样的真实、鲜活,又是那样的活泼、可爱。


没有人是完美的,也没有人是毫无瑕疵的。


即便是圣人,也不可能没有过错,难道不是吗?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更何况,您身上所体现的,不就是我们所应该拥有的美好品质吗?


所以,身处平行世界的我们,才愿意用笔下的文字,描绘出一个个属于你的美好的故事。


8月19日,您第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带给我们欢声笑语,喜怒哀乐。


我们愿意在这一天,用一篇篇文字,串成我们最诗意的祝福。


对我们来说,那一抹绿色,会是我们记忆中,最靓丽的色彩。


准备好了吗?8月19日当天,让我们一起狂欢,一起聆听修管道故事的续集!


以下,时间表&cp:


 


0:00—— @苍白失忆 ——毛豆


01:00—— @栟榈叶战 ——豆雪


02:00—— @Cloudia爱橘子 ——生豆


03:00—— @葉子與茶 ——风豆


04:00—— @临生 ——胡豆


05:00—— @慕朝尘 ——樊豆


06:00—— @哆啦A白 ——耕豆


07:00——  @是哲哲哲呐  ——慕豆


08:00—— @居居复居居 ——胡豆


09:00—— @PIG ONE BAG ———嘉豆


10:00—— @月印万川 ——樊豆


11:00—— @居老师的教案 ——生豆


12:00—— @我是一只没有感情的熊二 ——井豆


13:00—— @吾居 ——嘉豆


14:00—— @清雪 ——开心豆


15:00――@夏时 ――巍豆


16:00—— @茶十二 ——豆雪


17:00—— @才不叫猪青青 ——然豆


18:00—— @雪雪的裤腰带 ——面豆


19:00—— @惊回 ——嘉豆


20:00—— @卫然子初 ——然豆


21:00—— @陌寒 ——樊豆


22:00—— @青黛ᙆʸˡ ——瑞豆


23:00—— @隼白奕茶居 ——毛豆


特殊时段


08:19—— @吾居 ——面豆


 


感谢文案提供者 @居老师的教案



永远开心快乐!


              爱你的小可爱们



给两只小猫咪的七夕节更(hun)新(geng)

豆子:“七……吸?(º﹃º )能不……”

生生:“不能吃……”

豆子:“那我不过!,,Ծ^Ծ,,”

生生:“七夕不能给你吃,但是我可以带你去吃好吃的。(⑉°з°)-♡”

豆子:“耶!我要吃鱼!还要吃虾!还要吃那个那个……”

生生:“好好好,都带你吃。”


晚上


生生:“豆子吃饱了吗?”

豆子:“嗝——吃饱了!”

生生:“豆子吃饱了,接下来就该我吃了……”

豆子:“哎?你没吃饱吗?(゜ロ゜)”

生生:“嗯,所以我要……吃你。( ̄∀ ̄)”

豆子:“啊——救命啊!有人要吃小猫咪啦——”


隔壁慕杨:今天也是明明有对象还要吃狗粮的一天呢ಥ_ಥ


……………………………

啊,今天也是勤奋更文的一天呢!(骄傲脸)


迷你小鬼王捕捉指导手册


名称:小鬼王

规格:迷你版

性格:害羞,内敛,谨慎

稀有程度:⭐️⭐️⭐️⭐️⭐️

危险指数:?(未知)

捕捉难度:⭐️xN

具体捕捉方法如下:


1.空手捕捉(洗洗睡吧)0%


2.道具辅助捕捉:

•普通捕捉陷阱——1%(极大概率引发小鬼王反击,危险程度极大)

•斥巨资获得的高科技版捕捉陷阱——15%(小鬼王开启懵逼模式,大概率引发神秘事件导致小鬼王消失,陷阱失效,捕捉者血本无归)

•植物草菇一颗——1%

•披白袍拟人小草菇一颗——7%(极大概率被揭穿,引发小鬼王消失等不确定事件发生) 

•披白袍电动拟人小草菇一颗——15%(大概率被揭穿,引发小鬼王消失、小鬼王轻微暴走等不确定事件)

•披白袍电动拟人拟声小草菇一颗——25%(大概率被揭穿,引发小鬼王不同程度暴走,危险性较大)

•斥巨资获得的高科技拟活体小草菇一颗——70%(注意!捕捉成功后概率发生被揭穿或机器故障事件,事件发生后捕捉者存活率——0%)

•神秘活体小草菇——200%(还是洗洗睡吧,梦里啥都有)



3.不知道怎么概括的鬼畜捕捉方法:

•诗歌朗诵(?)——0%(引发小鬼王懵逼并极大概率引发救护车召唤事件,小概率引发捕捉者被无良实验室绑去做研究事件)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30%(百分百触发事件:双方就捕捉者行为是否涉嫌道德绑架进行激烈的跨语种辩论,辩论过程中小鬼王极易被诱拐回家,但辩论结束后获得小鬼王鞠躬x1,消失x1)

•斥巨资疯狂投食——75%(注意!成功饲养一个月后极大概率触发小鬼王消失事件并收获好人卡一张)

•留胡子扮突厥——0%(百分百触发事件:被一群不愿意透露姓名,嘴里喊着“要要要”的秃头白胖子生物群体群殴,并收获成吨的印有“2019年”字样的精美日历。捕捉指导手册提醒您——生命诚可贵,不如洗洗睡,偷奸耍滑要不dei,秃头包教你学做人)


综上所述,迷你小鬼王物种珍稀,捕捉困难,拥有活体小草菇才是捕捉小鬼王之必胜法宝,所以,你还是洗洗睡吧,做梦捉的比较快。


茶十二•好梦你值得拥有•出版社编辑出版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娘娘操着一口塑料普通话,往地上一扑:你来取我的命吧!!!

我不行了我死了😭😭😭

朱一龙太上头了😭😭😭


2019年真好啊_§:з)))」∠)_
去年刷胡杨的时候大家都笑龙哥肢体不协调,我以为看龙哥跳舞是有生之年系列了,结果过年龙哥就跳舞了,还跳了两个!!!
去年看龙哥直播弹吉他唱我要你,我自己趴屏幕面前冒粉红泡泡,超想听龙哥唱一整首,今晚龙哥就要唱了(๑•́ωก̀๑)
2019年真好啊😭😭😭😭😭
朱一龙!!!爱你呀!!!
❤️❤️❤️❤️❤️❤️❤️❤️❤️❤️❤️❤️❤️❤️❤️

嗨呀,题真的好难啊!

【生豆】亲爱的陌路人(四)

没错你关注的号是活的,还没有变成僵尸号哈哈哈哈哈٩( 'ω' )و

@请朱一龙崽崽胖回140 我出现了!


…………………………………


       

四、

        西餐厅里放着悠扬的音乐,穿着复古衣饰的服务生端着盘子忙碌着,vip厅的一张方桌上,冯豆子跟罗浮生面对面坐着,大眼瞪小眼。

        “饭呢?”

        “在做了,都是你……”

        “哦,知道了。”

        冯豆子拿叉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盘里摆的考究的一丁点大的饭前开胃菜,头都不抬一下。

        导演对着冯豆子挤眉弄眼了许久,发现他压根就不接收信号,转眼又跑到另一边去瞪罗浮生。

        罗浮生:“咳,那个,豆子啊,你知道播节目之前……会有个恋情总结视频吧……”

        冯豆子:“嗯。”

        罗浮生:“嗯……其实也就是发发以前的微博截图和娱乐新闻什么的……”

        冯豆子:“微博我都删干净了。”

        嗯…嗯……罗浮生木讷的应了两声,气氛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里。



        说起恋情……

        罗浮生和冯豆子的相遇很普通,就是两个穷光蛋为了省房租选择了合租。

        两个人见了面为了表示友好决定晚上一起喝点酒吃顿饭,几杯酒下肚两人开始掰着指头讲自己的悲惨遭遇。

        冯豆子瞅着唱歌挣钱硬要去选秀出道,课也不上试也不考被学校开除了,老头子嫌他不务正业,举着拐棍把他打出了家门,还是他二姐三姐觉得他可怜,资助了他房租。

        罗浮生身世更惨,从小就是被干爹领养的,成天打架耍刀也没人管,好歹武力值高,留了一身伤疤但也活到了成年。成年礼那天,干爹的女儿当着家里人的面对他表明了心意,结果成年礼匆匆结束,干爹给了他点钱就把他打发出了家门。屁家底也没有的罗浮生只能靠着这副皮相去剧组跑跑龙套,挣点小钱供自己活下去。

        狗血,狗血得很。

        两个人一边喝着酒,一边嘴巴啧的响亮,两只小手一握,就算是哥们了。

        后来两个在娱乐圈里浮浮沉沉艰难度日的人靠着对方的鼓励勉勉强强的混出了点人样,罗浮生的干爹似乎是良心发现,靠着人脉给罗浮生争取了一部质量上乘的古装戏,为此罗浮生在沙漠结结实实的住了四个多月,熬过了整个夏天,晒得像个非洲人,被冯豆子好一顿嘲笑。

        收视率破纪录的时候罗浮生逃了剧组里的庆功宴,跟冯豆子在70平米的小屋里拿着啤酒对瓶吹,两个人各怀心事的想着把对方灌醉,一边拼演技假喝,一边等着对方把脑袋拍桌上。

        磨叽了半宿两个人都迷糊起来,罗浮生干脆掀了桌子把冯豆子扑在地板上,对着嘴巴就是一顿乱咬,两个人大着舌头把心思一摊,结果第二天冯豆子就没起来床,嗓子也跟着哑了好几天。

        预料之中的大火没有如约而至,剧还没播完cp粉和纯粉就炸了天,大战三百回合后罗浮生妥妥的变成了炮灰,刚起来的名气又跌了回去,同期播出的电视剧坐收渔翁之利,资本的力量给天真的小演员上了很重要的一课。

        “没事,大不了从头再来。”罗浮生啃着冯豆子给他加餐的大骨头,豪情壮志的拍着胸脯,“只要我好好拍戏,总是会火的!”

        爆火的机会还没等到,罗浮生就接到从前合作过的导演的电话,叫他去救场。

        好好的一部大制作网剧,投资方撤资跑了,男主演了三天辞演消失了,罗浮生临时救场熬夜嗑剧本补台词,顺道拉上冯豆子解决了片尾曲。

        跌回事业低谷的罗浮生拍完网剧后便失了业,每天苦哈哈的窝在屋里给通讯录里的人挨个打电话问有没有试镜,没事的时候就对着电视啃经典电影,时不时的自己对着屏幕试上一段戏。本来他是想承包做三餐的,但是连着炸了两回厨房以后就被冯豆子拿着锅铲追着打的满屋跑,后来厨房就贴上了“罗浮生禁止入内”的标语。

        生日蛋糕也是冯豆子亲自下厨做的,一块烤发的面团子加上一小撮奶油就百八十块,实在是不划算。罗浮生对着被狂暴的堆满了奶油的蛋糕郑重的许了愿,吹了蜡烛,迅速的在冯豆子的脸上偷了一口香。

        那个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的生日愿望是,希望自己能爆火能挣钱,要给冯豆子最好的一切。

        万万没想到,过完生日的第二天,罗浮生搂着冯豆子被大太阳晒醒,手机就已经被打爆了。

        那部除了原著有点名气外什么都没有的网剧,爆了。

        冯豆子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罗浮生听到经纪人电话后表情。

        茫然,懵逼,跟经纪人反反复复的确认了五六遍,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接着颤着手放下手机嗷了一嗓子,蹦起来对着他一顿狂亲。

        那时的罗浮生眼睛真亮,整个人都会发光。



       从回忆里抽出身来,冯豆子抬眼看着罗浮生头上的发旋,突然觉得很可笑。

       曾经两个一无所有穷的只剩真心的两个人,如今也为了片酬和名气坐在这里,演起朋友的戏码来了。

        红酒在醒酒器里醒了一个小时,跟着菜品一起上了桌,冯豆子晃着酒杯看着鲜红的液体挂在杯壁上,又一点一点滑落回去。



        没出名时的冯豆子不相信有人会用往水里“加料”的幼稚手法对付歌手,只要是渴了也不管谁递来的水,打开瓶盖就是一通牛饮。

        直到皮大聪变成他的经纪人,每天一本正经的给他灌输防人之心不可无,是金子就得防着被沙子埋起来的理念,硬生生的给他列了一个信任名单。

        说是名单,除了家里的姐姐和家属们,剩下的就只有皮大聪和罗浮生了,而冯豆子在皮大聪每天的“死亡凝视”下,也真的养成了只喝这两个人递过来的水的习惯。

        当然,凡事总有例外。

        这个例外也证明了,踏出信任圈是非常危险的行为。

       


        两个人的杯子嗑出清脆的一声响,冯豆子低头闻了闻酒杯,丝毫没有要喝的意思,抬手向人群一挥,皮大聪递过来一瓶矿泉水。

        好可惜啊,从前有两个名字的名单,现在只剩下一个了。